約瑟‧斯密對第一次異象的敘述

(拼字,標點符號,大寫和語法均已現代化。)

歷史,大約1832年夏天 

約十二歲時,我開始非常在意與我不朽靈魂福祉有關的重要問題,於是我探索經文,正如我一向得到的教導,我相信經文包含著神的話語。就在我努力鑽研經文,並與那些不同教派的人士深入交往時,我感到極為驚訝,因為我發覺他們的言行和所宣稱的神聖信仰並不一致,也不符合我在聖經中讀到的教導。我的靈魂為此感到憂傷。 

因此,從12歲到15歲之間,我內心沉思人類世界的諸多情況──爭論與分化、惡行與憎恨,以及瀰漫人心的黑暗。我的心極為沉痛,因為我已知道自己犯罪。研讀經文時,我發現人們並未歸向主,反而叛離了真實而存在的信仰,如新約中所記載的,沒有一個團體或教派是建立在耶穌基督的福音之上,我為自己的罪和世人的罪感到悲哀。我從經文學到,神在昨天、今天、直到永遠都是不變的,祂是神,並不偏待人。 

我仰望那照耀大地的光輝太陽,看著轉動於天際威嚴的月亮,在其運行軌道上閃爍的群星,還有我駐足的大地,田野的走獸,空中的飛鳥,水裡的魚,還有滿是威儀、美麗的榮光在地上行走的人類,〔以〕權能和智能管治如此超凡奇妙的萬物,有著造物主的形像。每當我思索這些事時,我不禁在內心吶喊:「智者說得好:『心裡說沒有神的人是愚頑的人!』」我讚嘆:「這一切皆見證、訴說著有一種無所不能和無所不在的力量!有一位神制定並頒佈律法,規範萬物的界線;祂充滿在永恆之中,無論過去、現在及將來都存在,從永恆直到永恆!」每當我思量這一切事情,知道神希望人用心靈和誠實來崇拜祂,我不禁呼求主的憐憫,因為只有祂才是我可以信靠的,只有祂才會憐憫我。 

主聽到了我在曠野中的呼求,在我十六歲求問神的時候,一道比正午陽光還要光亮的光柱從天降下,停在我身上。我充滿了神的靈,主向我敞開諸天,我看見了主。祂對我說:「約瑟,我兒,你的罪赦了。去吧,遵行我的律例,謹守我的誡命。看啊,我是榮耀的主。我為世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,使相信我名的人因此可得到永生。看啊,世界現正處於罪惡中,沒有行善的,一個也沒有。他們離棄了福音,並不遵行我的誡命。他們在口頭上親近我,心卻遠離我。我的憤怒正向世上的居民燃起,且要按照他們的罪孽臨到他們身上,使先知和使徒們口中所講的事得以應驗。看啊,我很快就來,正如所寫的,我將在雲彩中帶著我父的榮耀降臨。

我的靈魂充滿著愛,我的靈魂充滿愛,連續多日,我欣喜不已,主與我同在,但竟無人相信這神聖的異象。然而,我在心中沉思這些事情。

 

日記,1835年11月9-11日

在我腦中思索著關於宗教的主題,並看著人類兒女所受到的不同系統的教導,我不知道誰是誰非,但我認為在有永恆結果的事上,第一重要的是,我必須是對的。帶著心中的困惑,我走到安靜的樹林裡,在主面前低下頭來,體認到祂所說的(如果聖經是真實的):「你們祈求,就給你們;叩門,就給你們開門;尋找,就尋見。」還有,「若有缺少智慧的,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、也不斥責人的神。」 

我此時最想要的就是信息,帶著堅定的決心,我在上述地方首次呼求神。或者換句話說,我嘗試祈禱,卻徒勞無功;我的舌頭似乎在嘴裡發腫,沒辦法說出話來。我聽見身後的聲響,好像有人正走向我。我再次努力祈禱,但還是說不出話。那走路的聲響似乎越來越靠近。我迅速地站了起來,四下張望,卻看不到任何人或東西能夠發出那樣走路的聲響。 

我再次跪下。我的嘴張開了,我的舌頭也自由了,我在熱烈的禱告中呼求神。一道火柱出現在我頭上,不久停在我身上,使我充滿了說不出來的喜樂。一位人物出現在這道火柱之中,火焰蔓延四周,但卻沒有任何東西著火。另一位人物很快地出現,就像第一位一樣。祂對我說:「你的罪赦了。」祂向我見證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。我在這異象中看到許多天使。我獲得這第一次的溝通時,大約十四歲左右。

 

歷史,大約1838年

約瑟 · 斯密──​歷史 1:5–20

 

「教會歷史」,1842年3月1日(溫華滋函)

大約十四歲時,我開始想到為未來作準備的重要。當我詢問有關救恩的計畫時,發現各教派之間的說法互相矛盾;我若去某一個教派,他們會告訴我一種說法;我到另一個教派,他們又告訴我另一種說法;每一個教派都說自己獨到的教條是最好的。我想,這些不可能全都正確,神也不可能造出這種紛亂,於是我決心要徹底研究這個問題。我相信,神若有祂的教會,絕不可能分裂成這許多教派;祂若教某一個教派一種崇拜的方式,授以整套教儀,不可能同時又教另一個教派完全相反的原則。我相信神的話,相信雅各所說的──「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,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,也不斥責人的神,主就必賜給他。」

我走到樹林中一個隱蔽處,開始呼求主;當我熱烈呼求主時,我的心思被帶走,離開了我深思的問題。我被包圍在一個天上的異象中,並且看見兩位榮耀的人物,祂們的面貌形像非常相似,被一種比正午的陽光更光亮的光包圍住。祂們告訴我,所有教派的教義都不正確,神不承認其中任何一個教派是祂的教會與國度;我奉命「不可加入他們」,同時又獲得應許,說將來的某個時候必讓我知道圓滿的福音。